主题: 寻找初恋情人(8节至11节)

  • 永江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97266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0/9/24 0:48:16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峡江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(八)
         摩托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着,这时阿香第一次带我去她家时她说的话,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:“你说我可能会嫁给村里那些傻里傻气的男子么?” “为什么不能嫁?” 我调侃道。“可我越是不愿意,他们就越是上门来求。” “怎么个求法?” 坐在娄底至荷叶村的客车上,我坐在她旁边问。“他们提着高额的彩礼,还把我爸妈也说通了,我真是服了他们。” “他们最多的一个带了多少彩礼?” “十万,你知道不,这是我们这里最高的一笔彩礼钱了,” 阿香娇嗔地说,“哼,就算他们把我父母说通,就算他们提着高额的彩礼,我也不嫁他们。” “就非我不嫁是吧。” 我把她望向窗外的脸扳过来,戏谑道。“哼,也不嫁你。” 她又把脸望向窗外,撒娇地说。“那你嫁谁,这也不嫁那也不嫁。” “你知道嘛,林佚,当时我父母和我的亲戚们都希望我能嫁给那个高额彩礼的男子,他们说嫁到外省去不好,哪天你要是欺负我了,我怕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。” “那你还不依父母之意嫁到本地算了。” 我揶揄道。“我嫁给他那你怎么办?” “我再找一个呗。” “那好,你现在就给我下车,我明天就去嫁给他。” “算了,还是别嫁给他了,” 我黠笑着赶紧抱紧她说,“我还真舍不得你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遥远而又清晰的往事,在摩托车的行走里,在熟悉的街景里如潮水般向我涌来,使我对眼前繁华的街市视而不见,我仿佛又行走在了娄底郊区去阿香家的乡道上。汽车在乡间的砂石路上颠簸,一场春雨过后,路边的田野和山岗,杂草丛生,绿意盎然,一片生机。马路被雨水冲刷过后,露出洁净的细小沙子,小鸟在路边的山间欢叫,我在车上拥着美丽的阿香,不停的听着她介绍窗外途经的村庄:“这里是雷家冲……这里是大塘冲……走过这段山路前面就是共荣村了,” 她捋了捋额前的头发到耳根说,“共荣村也有一个男孩很是喜欢我……” 一路上,阿香愉快的像只小鸟,叽叽喳喳对我说个不停,而我的心情就像那雨后的乡野空气,清新又透亮。“快到了,前面就是。”摩的男子的话把我从回忆中唤醒,“我就在这下吧。” 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九)
        我在距离洪源小区好几百米的地方下了车,因为我怕待会在小区门口撞见阿香,而使自己束手无策,所以我选择提前下车,平复一下激动而又紧张的心情。这时,迎面走来几个年轻的女孩,她们大概20来岁的样子,他们有的扎着马尾头,有的留着齐耳短发,有的留着齐肩长发,她们说着娇气的娄底话,她们青春靓丽,吐气如兰,那样子很像当年的阿香。她们太年轻了,那天使般的脸庞,使我这个中年男人根本不敢靠近。唉,17年过去了,我和阿香今年都已40岁了,我们都老了,此时此刻,这些年轻的女孩对于我来说,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了。
        走在通往小区的一条街道上,阳光在路边生长着的绿叶间突然变得明媚起来,在明媚的光线里,我的呼吸里似乎还闻到了刚才那群女孩身上的气味。那是一种带有医院里的消毒水气味。抬头一看,原来前面有家诊所,原来这几个女孩是诊所里的工作者,怪不得气味这么浓重。经过这家诊所,我来到了洪源小区门口,小区的栅栏门敞开着,门卫室一张办公桌和一个靠背椅端正地摆放着,桌上摆着一副张开着的老花镜和一杯水,显示着门卫刚刚还在的样子。我穿过大门径直来到小区,面对那一栋栋的七层住宅楼,我不知从何下手。我在小区逛了一圈后,逮住几个陌生人问了问,但没有一个人知道阿香是谁,也没有一个人认识阿香。返回门口后门卫室依旧不见人影。我来到小区外附近的几个店铺询问店主,但依然没有问出个名堂来。再次返回小区,面对那一栋栋晾晒着各式衣物的楼房,我原本激动紧张的心情,顿时变得平静起来。原来还担心怕会在小区门口撞见阿香而不知所措,现在看来还不知能不能在小区里找到阿香了,我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)
        静下心来的我突然冒出了一个笨拙的想法来,那就是挨家挨户上门去打探,虽然这算不上什么好主意,但既然来了,我就得找一找了。说不定待会旁敲侧击后还真被我找到阿香了呢。打定主意后我来到了一栋楼房的一家住户前,用手敲了敲房门,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从里面探出一个老太婆的头来,她用地道的娄底话问:“你找谁?” “我找曾付香……” 我话还没说完,老太婆便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,吓得我怔了一下。这老太婆也真是的,吓我一跳。
        我用手抚了抚胸口,稍稍平静一下心情后又敲响了老太婆对面家的房门。连敲了几下房内毫无动静,于是,我又来到二楼的一家住户前,我整了整衣襟,用手敲了敲房门,房内依旧没人。我对着门上的猫洞向里望了望,然后又用耳朵贴着门听了听,发现房内确实没人后,我又返身敲响了另外一家住户的房门。门突然的打开了,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站在门口,满脸横肉的看着我问:“你找谁?”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找曾付香。” 我被他怒目圆睁的样子吓到了。“找人,我看你畏畏缩缩贼眉鼠眼的样子,是个小偷吧。” 男子轻蔑地看着我说。“你胡说。”我生气道。“我胡说,那你说曾付香是你什么人?” “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 面对这彪悍的男子,我一时羞于说出我和阿香之间的关系。“说不出来了吧,” 男子像吃人的样子看着我说,“你说你不是小偷是什么?” “小偷,小偷还能写出书来。” 无奈,我从背包里掏出我的书,在他眼前晃了晃说。“你还会写书,这书是你写的?” 男子说着接过我手中的书,在他手中翻了翻说。“你不信是吧,”说着我又递上我的身份证说,“你对照一下作者简介就知道了。” 男子接过我的证件,在书中作者简介里对照了一下后,突然一改脸色道,“哎呀,你还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哦,” 他边看我的简介边说,“你还在全国各报刊、杂志、网站,发表了这么多作品,真厉害。” 我一把从他手中夺过我的书和证件,说:“这下相信我不是小偷了吧。” “相信,相信,”他笑容可掬道,“你是个作家,怎么会是个小偷呢,是吧。” 他的表情转变得如此之快,让我又好气又好笑,就在我站在那里无语间,他忙恭敬的说:“作家,我家没有你想要找的人哎,你要不上我家坐坐,我们边坐边聊。我这辈子最崇拜的就是作家了。” 说着他把门完全敞开着,并向我做了邀请的姿势,这种变脸如翻书的人,我是最讨厌的,“不麻烦你了,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家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一)
        我一生气,直接走出了那栋楼房,一闪,我又进了另外一栋楼房。真是狗眼看人低,居然会认为我是小偷,我不知他从哪里看出我像小偷的,真是气死我了。来到另一栋楼房的一楼,我平复了一下刚才不悦的心情后,又敲响了一家住户的房门。片刻,有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向门边传来。开门后,一个穿着吊带睡衣的少妇倚在门边,用嗲声嗲气的娄底话问:“你找哪个?” “我找曾付香。”我用生硬的娄底话说。“你不是娄底人?” “你怎么知道?” “听你说话就听出来了,” 少妇对我笑笑说,“为什么不是娄底人还说娄底话,说的生硬又可笑。” “有那么可笑嘛,我怎么不觉得。” “你当然不会觉得啦,如果你会觉得可笑,你还会说嘛。” “说的也是,”  我沉吟了片刻后说,“ 对了,你认识曾付香嘛,个子身材和你差不多,但比你大个四五岁的一个娄底女人。” “ 你是她什么人?” “朋友。” “朋友?男朋友还是普通朋友?” “都是。” “什么叫都是,男朋友就是男明友,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,” 少妇改用普通话说,“男女之间是没有纯粹的友谊的。”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 ……少妇倚在门口和我聊得正欢间,突然一个男子从楼梯间上来径直闯入房间说:“瞧你这骚样,见了男人就花枝乱颤的,恶心。”  少妇立即收回笑脸说:“就你那熊样才叫人看着恶心呢,难道我就不能和别的男人说话了?” 男子吼道:“你何止是说话,你睡都不知睡了多少男人了。”  “谁?谁?谁和我睡过啊?” 少妇咆哮道。见状我赶紧离开了少妇家”
        之后我上到二楼来敲门,连敲了两家毫无反应后,我又踏上楼梯来到了三楼。我定了定神敲了敲301家的房门,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问我,“叔叔,你找谁?” “我找曾付香阿姨。” 我对小女孩笑笑说。“妈妈有人找你。”小女孩说完跑进里面的房间去了。这就是阿香家吗?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随即,我的心开始砰跳起来。这么多年了,阿香还能认出我来吗?我赶紧用手拢了拢头发和整了整衣袖,期望那激动的一刻出现。就在我站在门口紧张的不知所措时,小女孩拥着她的妈妈在我眼前出现了。这哪里是阿香?这根本就不是阿香?吓了我一跳。“你找我?”高大肥胖的妈妈问。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的女人,我支支吾吾的说:“不好意思,我找错人了。” 说完我赶紧离开了小女孩家。之后我又去了别的楼层敲门,但不是房内没人,就是房内的人都不认识阿香,这让我有点沮丧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二)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时,我从洪源小区走出来。出来时我看到守门老头正坐在门卫室里看手机,我就想,这个看门老头有什么用,如果我是个小偷的话,今天下午在小区偷了东西,他也未必知道。来到小区外的一条街道上,我找了家快餐店坐下,正用餐间,突然,我看到了那个少妇走进了餐厅。“嗨……” 我向她招了招手,见我招手后,他屁股一扭一扭的向我走了过来,待她在我前面坐下后我说:“怎么,你老公吃醋了,和你吵架了?” “我就没见过这么小器的男人。”她说。“小器?小器你还嫁给他?”  少妇穿一件长袖毛衫,下穿一件黑色紧身牛仔裤,显得线条优美女人味十足。“他以前不是这样的,自从我去学跳了广场舞后,他就变了,变得疑神疑鬼,喜欢吃醋。” “应该还源于你的美色让他吃醋。” 少妇不置可否的笑笑,随后她说:“对了,你找的人找到没?” “没有。” 我说。“ 我认识一个叫阿香的女子,和你说的特征有点像,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。” “她住哪里?” “她说她住惠民小区。” “不管是不是我都要去找一找。” “你知道她住惠民小区哪栋不?”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 “ 你怎么和她认识的?”  “小孩的家长会上,她小孩和我小孩在同一所学校读书。” “哦。” 我说。“她个子矮小脸庞偏圆。”她说。“是这样的,应该是她,”我说,“谢谢你给我提供信息。” “不客气。”她说。
(未完待续……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杨永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9月23日于峡江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