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寻找初恋情人(17节至19节)

  • 永江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80961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0/10/19 13:52:0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峡江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(十七)
        之后我来到了小区外的街道上,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,我感到很是心痛和难过。我没想到的是,我居然给阿香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伤害和打击,以至于十多年后她还对我耿耿于怀。唉,谁叫她当时主动放弃我,主动离开我呢。我在街头漫无目的地徜徉着,心想,接下来我该如何是好呢,是就此回深圳,还是继续去纠缠她?我心乱如麻地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之后我向右又来到了另一条街道上。突然,我又看到第一天载我的那辆摩托车,此时又载着一个男子在马路上左右逢源地穿行。他又在人群中不停地摁着喇叭,惊得行人左躲右闪的。他总是那么急躁,像是一个要去赶死的人。我就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,每天急匆匆的来,又急匆匆的去,有如一具行尸走肉,在这世上苟延残喘的存活着,在这世上毫无意义的寄生着。悲哀。再看看他旁边的那些行人,再看看街道上那些行色匆匆的人,无一不像那个摩的司机,都是在腐朽的思想中疲于奔命,都是在迷惘的日子中堕落人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有些人,活着犹如死去;有些人,死去了但依然活着。所以耶稣告诫我们说:“你们要走进窄门,因为引到灭亡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,去的人也多。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……”所以,我想,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,正确的出发都是走进窄门,不要被宽阔的大路所迷惑,那里面的路其实没有多长。所以,我还想说,我宁愿做个活着的穷人,也不愿做个富有的死人。我既要做个活着的活人,也希望能做个死去的活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八)
        就在我在小区附近的一条街道上发着人生的感慨之际,突然,我看到街边的一家诊所里,带着墨镜的阿香正坐在里面。此时她正面朝里坐着,在和一个面目消瘦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医生说话。由于她戴着墨镜,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她。于是我立即推开诊所的玻璃门,走到她旁边激动的说:“阿香,你在这干嘛?阿香,你为何不愿面对我,你为何不肯认我呢?” 墨镜阿香看见我后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她用手护着从肩上垂下来的坤包,用沙哑的声音对医生说:“就这样吧,我改天再来。” 医生也从座位上站起来温和地说:“那好吧,我就不送了。” 墨镜阿香从我面前走过去,她的高跟鞋在跨过门槛后,就哒哒哒地敲击着路面走远了。我回过头来看着医生说:“你认识她?” “我认识她,她经常来我这询问她的病情。” “她有病?”  “有病。”  “什么病?” “ 精神分裂症,但不太严重,她常常到我这询问一些问题。”  “询问什么问题?” “很复杂,比如一些意外事故,疾病等等,每次谈话的内容都不太一样,比如这次我们谈到了自杀问题。” “自杀?”  我在医生前面坐下说。“是的,人类有很多敌人,比如洪水,比如干旱,比如地震,比如飓风,比如疾病,等等,”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,继续说,“当然还有我们自身存在的一个敌人,就是自我破坏。很多精神病人都属于这一类型,生活中我们也随处可见这种自我破坏。到处都有人在吵架,在搏斗,在憎恨。有些时候还把武器指向同类或者自己的胸膛,这就是自杀。刚才我们就谈论了一些这样的问题。” 看得出,这个精神病医生是个比较喜欢夸夸其谈的人,但我有些按耐不住,我打断了他的话问:“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嘛?” “她叫阿香。”  “她就叫阿香?她没对你说出她的全名?”  “她没有对我说出她的全名,因为她至今都没有对我说出她的全名,而且每次来都只是和我谈话,”医生说,“我看你刚才和她那么熟的样子,难道你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?难道你不认识她?”  “可以这样说,但两个小时前我见过她。” 我说。  “两个小时前,你在哪见的她?” “在她家里。”我说。“你说你不认识她,那你又去她家里干嘛了呢?”  “是这样……” 我把我此次来娄底的目的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,医生听后顿时惊讶道:“你故意从深圳来此寻找已和你分手了17年的情人?” “是的,我怀疑她就是我分开了17年的前女友,所以我去了她家。”  “我真服你了,分开这么多年的女人,而且你们各自都有家庭了,还这么大老远来找她,你觉得有意义嘛?” “我就是放不下她。”  “放不下又怎样,你都放了17年了,”医生说,“难道你还想和她复合?” “不是。”“那又是什么,难道你还想和她来个一夜情?” “更没那想法。”  “那你还找她干嘛?” “我就是想当着她的面问问,我当初那么爱她,她也那么爱我,我俩那么情深意笃缱绻难分,我就是想当面问问她,她当年怎么说走就走了,说分手就分手了呢?而且当时连招呼都没和我打就走了呢?” 我情绪有点激动地说,“我就是想知道她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以和我招呼都不打就离开我,我就是想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想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九)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她刚才也和我谈到了你。”我睁大眼睛望着医生说:“她刚才也谈到了我?”“对,谈到你时她语无论次含糊其辞情绪激动,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。” “你是说她就是我的前女友阿香?”  “她没有明说,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。”  “她就是我的阿香,一定是这样,我的感觉不会有错。”  “这中间一定有隐情,”医生起身为我泡了杯茶说,“你刚才不是说你到了她家嘛,你刚才有没有询问她那些问题呢?”  “她连自己是我女友都不承认,我哪还有机会问她话呢。”  “她为什么不承认?” “我看她手里拿着我的书一直在颤抖,我就想她肯定就是我的阿香。” “拿着你的书,你给她看了什么书?”  “就是这本。”说着我从包里取出书籍,递给医生说,“ 这是我刚刚出版的一本小说集。” “你写的书?”医生疑惑地拿着书翻了翻说,“看来你还是个人才哦。” 见他有点怀疑的表情,我忙掏出身份证递给他说:“你看看我的证件不就知道了。”医生拿着我的证件对照了作者简介后,顿时两眼放光地说:“啧啧啧,没想到这书还真是你写的,厉害。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作者如此亲密接触呢。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作者如此友好的交谈呢,”说着他起身和我握了握手说,“幸会,幸会。” “幸会,幸会。”我说。“她翻看我的书时手脚都一直在颤抖,她不是我的阿香是谁?” 我说,“但我不知道她为何不肯承认。” 医生拿着我的书左看看右看看后,若有所思的说:“这有多种原因,假如她就是你的阿香,以她现在这个样子,而又面对如此有成就的你,她心里有很大的落差,所以她哪里还有勇气承认呢。” “有点道理。” 我点了点头说。“你不是说你们有17年没见面了吗?” 医生说。“是的。” 我说。“如果是这样,她有很多心理障碍,比如她脸上的疤,”医生说着起身又为我杯子里到了些茶水说,“你给我讲讲你们以前的故事和经历吧,或许我能帮到你什么。”医生转念一想,又说,“但我事先得问你一句,你是不是在跟踪她?” “跟踪她?”我摇了摇头说,“没有,我没有跟踪她。” “那你为什么到我这儿来了?” “哦,我从阿香家出来后在街上闲逛,然后看见她在你这里,我自然就跟进来了。” 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 “既然我们有缘,那我就和你讲讲我们之间的故事吧。”我轻轻啜了一口发烫的茶水说,“你的茶真香,谢谢你。”
(未完待续……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杨永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年10月19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江西南昌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