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寻找初恋情人(20节至22节)

  • 永江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79548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0/10/21 21:13:1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峡江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(二十)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阿香1994年相识于娄底的一家旅馆里,那一年我和阿香都只有20岁。我当时是长住在那家旅馆的,我当时以卖胡椒粉为生。”我说,“那是一个名叫‘长富’的旅馆,旅馆兼营饮食。那时,阿香是旅馆的一名服务员。那时旅馆的生意好,南来北往的客人多。由于高考失利,阿香就来到了长富旅馆打工。”我继续说,“一天,阿香端着菜不慎把菜汤洒到了一位顾客身上,那个男性顾客就大发雷霆。阿香向他道歉,并为他把衣服擦拭干净后,他仍不依不饶。我当时在旁边看不下去了,就上前去劝说了该男子,岂料他竟对我出言不逊,还对我动起手来。”我说,“你知道不,我最讨厌男人欺负女人了。我被那男子推了两下后,立即就打电话叫来了几个朋友,把那男子暴打了一顿。” “你来个英雄救美。” 医生笑着说。 “那时没手机,只有座机,我是通过街上的座机打电话到娄底的一家单位,才把朋友叫出来的。我叫他,他又叫了别人,那天晚上几个人来到长富旅馆,狠狠地把肇事男子教训了一顿。为我争了一口气,也为阿香挽回了颜面。”我接着说,“我那朋友叫张波,他当时既是娄底一建筑公司的职员,又是一个喜好打抱不平的社会混混。我认识他后没少请他喝酒吃饭,因此,他在娄底也没少帮我忙,” 我若有所思的说,“当然,认识张波,也为我日后锒铛入狱埋下了伏笔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一)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进过监狱?”医生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。“对。” “什么原因进的监狱,判了几年刑期?” “那是后话,”我说,“那次我帮阿香出了一口恶气后,阿香就对我产生了好感。之后她每次打扫我房间时,都会帮我把我的被子,衣物叠摆整齐。” “机会来了。”医生调侃道。“对,”我笑容满面道,“阿香那时20岁,她相貌妩媚,丰臀但不肥乳,婷婷袅袅的步态,正是我所喜爱的那种女孩。当时的我,真的是被她吸引住了。” “看得出,她年轻时更漂亮。”医生说。“一天晚上,我试着约她去街上散步,没想到她想都没想,毫不犹豫的就和我出去了。之后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约会,一次又一次的出去逛街、唱歌、吃宵夜。我们两情相悦,一见钟情。一个多月后,我们便坠入了爱河,确定了恋爱关系。”我说,“之后,我带阿香回湖北家乡。在家乡广袤的田野上,我们相互追逐、嬉戏……暖暖的阳光,淡淡的云彩,真使人心旷神怡……山间小道上,我为她采花,为她歌唱……最后,我们在山野里接吻、拥抱……那时,初尝爱情甜蜜的我俩,感到无比的幸福。” 我侃侃而谈,说得眉飞色舞,越说越有劲,“你知道不,阿香认识我的时候,在娄底荷叶村她们村子里,当时有好多男孩子都喜欢她,都在追求她,但她却一个也没看上。” “还是你有魅力,事实也证明她确实没看错人。”医生说。“你知道他们村里有一个男孩,给了她多少彩礼钱嘛?”    “多少?”  “十万哎,那时是94年哎,94年给十万彩礼钱的,当时在我们湖北农村简直就是一个天价了。” “在娄底当时也差不多天价了。” “可即便如此阿香也没有动心,她说他们个个傻里傻气的,没有一个比得上我,” 我黠笑着说,“她说我帅气、洒脱、聪明伶俐,又能言善辩。她说她来旅馆上班的第一天就看上我了,”我继续说,“之后,在她家的资助下,我们在娄底城南市场开了一个,专卖胡椒、花椒、五香、桂皮、茴香、孜然……等香料店,”我说,“后来阿香还怀了我的小孩,唉,可惜那小孩被我堕掉了。” “为什么堕了呢?” “因为那时我们才21岁,两个都还像小孩一样思想不成熟,收入也不稳定,所以当时我们就把小孩堕掉了。” “当时是谁主动提出要堕的?”  “是我。” “所以啊,你犯大忌了,既然你是真心爱她的,又为何要把你们的小孩堕掉呢,如果当时不堕掉小孩,你俩现在肯定在一起了。” 医生说。 “也许吧。” “那么当初你是不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和她在一起的呢?”  “不是,绝对不是。” 我认真的说。“既然是真心在一起,还把第一个小孩给堕了,你说你傻不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二)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后来是后悔过,但这不是导致我们分手的主要原因,”我说,“主要原因是后来我替朋友出气,叫张波等人把一个酒店老板打了,还把他的酒店也砸了。当时他们跑了,现场却把我给抓了。”我说,“所以97年9月的一天,我被娄底市公安局以故意伤害罪,被娄底法院判刑一年六个月,当年12月便投入娄底监狱服刑了。” “哦。” 医生边听边点头。“我被拘留的那几个月,阿香经常来看守所看我,每次来看守所看我,看到被关押得面黄肌瘦孱弱的我,她都会心疼得泪流满面。每当她以泪洗面,我的心就疼的发慌,我觉得我们的爱情是如此的无助而凄凉,” 我低沉而又伤感的说,“每当阿香在看守所接见室,见到脸色腊黄的我哭泣时,旁边的看守人员都会为之动容的说,这对小情侣真可怜,真造孽。”我接着说,“终于,在探望了我好几次后,后来阿香就再也没来了。” “为什么没来了?”医生问。“不知道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,所以这就是我此次来娄底的原因,”我说,“她后来是招呼都没和我打,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而且消失的无影无踪,唉……” 我说,“我当时还以为她在外面遭遇了不测呢,不然怎么会连招呼都不和我打就消失了呢,直到我服刑第四年才打探到了她的消息,结果她那时早已和别人结婚生子了。”我哀伤道。“按道理你才一年半的刑期,不算长啊,而且你入狱时你们也有三年多的感情了,她不可能连这点时间都等不起吧,”医生说,“我们村里曾经有个男子因抢劫入狱判了七年徒刑,他老婆都等他出狱了呢。不过他们是已经有了小孩了,情况和你有点不一样,”医生说,“你傻吧,如果当初你把小孩生下来了,她估计就不会去嫁别人了。” “她离开我的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昏暗,最无助,最迷惘的一段时间。那段时间,失去阿香的我,失去挚爱的我;那段时间孱弱无助的我,甚至想到了自戕呵……”我哀叹道,“你知道嘛,她真正离开我的时候,我的刑期就只剩十个月了,可悲不?”我激动地说,“也就是说我还有十个月就可出狱的时候,她却离我而去了。我就不明白,她当时八个月都等过来了。为何后面十个月她就等不及了呢,而且走时招呼都没和我打,就不声不响的走了,这算什么嘛?”我望着医生说,“医生,你说说,这算什么嘛?”医生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“只有她心里清楚。” “因为阿香当时是我的初恋,所以她的离去对我造成了很大的打击。那段时间我茶饭不思,身体瘦弱,真的就想死了算了。”  “从你的叙述来看,她不该那么绝情的,是不是你在入狱后又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呢?”医生扶了扶他的金丝眼镜说。
(未完待续……)
作者:杨永江
2020年10月21日
于江西南昌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