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寻找初恋情人(23节至25节)

  • 永江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70892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0/10/25 6:27:2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峡江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(二三)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在阿香离开我后,在我刑期还剩六个月的时候,由于伤心、绝望、难过至极,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我悄悄翻墙越狱了。” “你逃跑了?” “是,只剩半年就可出狱的我翻墙逃跑了,”我说,“你知道嘛,翻墙越狱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嘛,如果越狱当时被发现的话,是会被狱警开枪射击的。就算当时跑出去了,也是会遭到警察终身追捕的。就算当时跑出去了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的。”我说,“但难过的我当时还是逃跑了,你知道那是需要一种怎样的胆量和勇气才敢逃跑嘛,你知道我当时是有多么的痛苦和绝望,才会选择逃跑嘛?” “你当时真的不害怕狱警开枪打你嘛?” “我那时连死都不怕了,还怕狱警开枪打我,笑话。” “后来呢,跑出去了没有?” “跑出去了,不过过了三天,我就被全副武装的警察抓了回来。” “抓回来后怎么处罚你?” “抓回来后我首先就被关了一个月禁闭,知道什么是禁闭吗?” 医生摇了摇头。“禁闭就是把人关进一个只有三平方米的房子里,而且戴上手铐脚镣,吃喝拉撒全在里面,怎么样,难不难受?” “啧啧啧。”医生听了直摇头。“禁闭后又把我提到监房来,虽不带脚镣手铐了,但却会遭到牢头狱霸死去活来的折磨,”我说着说着浑身颤抖起来,“他们给我抽耳光,吃拳头,有的还用手指抠进我的锁骨里,致使我当场昏迷,差一点就死在里面了,残忍吧?” “啧啧啧……”医生听得直摇头。“之后我又被检察院起诉,以犯脱逃罪加刑三年六个月,”我愤怒道,“我当时要不是伤心,绝望透顶,你说我会去逃跑嘛?” “嗯。”医生点了点头。“可让我愤怒的事还在后头,”我生气地说,“我根本没想到在我第二次入狱第二次加刑后,阿香居然又回来了。原来她没有离我而去,原来她只是去了广东打工,所以没来监狱探望我,”我喝了口茶继续说,“她从广东回来后就去了湖北找我,后得知我又脱逃加刑后,就再也没来监狱探视我了。” “后来你们就再也没相见了?一直到现在?” “对,从那以后阿香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唉……”我叹息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四)
 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”医生说,“这就不难解释,她为何不肯认你了,原来她对你还有恨意在心里。” “那次越狱加刑后,我知道我伤害了她,也伤害了自己。那次越狱加刑后,我后悔莫及,悔恨不已。” “好一个凄惨的爱情故事。”医生喝了口茶说。“越狱加刑后的第二年,也就是我入狱的第四年,我听到了阿香已结婚生子的消息。从此,我在监狱里破罐子破摔,一蹶不振,”我说,“后来在监狱领导的教导下,我才洗心革面,重新振作了起来,并虔诚接受改造,后来因表现突出还减刑了三个月。” “这17年来,你一直都没有忘记她?” “是的,我真的忘不掉她。我们在一起的三年里,我们有过争执、猜疑,我们有过分手。我们分分合合,合合分分。我们哭过、笑过、爱过、痛过,我们分享了快乐,经历了挫折,最后又经牢狱之灾而分手。使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最终烟消云散,离我们而去,你说我怎能不感到惋惜,怎能不感到心痛呢?”我说,“所以我最终都没能忘记她,最终都没有放下她,”我说,“但不知为何,她一走就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了。” “不,”医生说,“恰恰相反,她没有忘记你,她一定深深的记住了你。” “那她为何后来再也没来找过我?”  “她可能当时也是一时冲动而嫁人的,但后来她想离婚又来找你时,她又没有勇气来找你了。”医生说,“如果现在这个墨镜女人就是你的阿香,那么,要认你她就需要很大的勇气。现在她心里有很大的障碍,如果她是你的阿香的话,她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。” “非常危险?”我吃惊地望着他说。“是的,这是一种假设,因为她现在的内在心理,与外在的环境因素,都具备了自杀的可能性。”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说,“在我们谈话的这段时间里,世界上又有许多人自杀身亡了。因为有材料表明,在这个地球上,每分钟都会有三个人自杀。我们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自杀,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自杀。”医生用手扶了他的金丝眼镜,夸夸其谈起来,“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来结束生命,他们有多大年龄,是男还是女,我们都不知道。然而这是事实,这就是来自我们身边的敌人,叫自我破坏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五)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要怎样才能挽救她?” “我刚才说的只是假设,”医生说,“我们人类每一个人只能成功的死,却不能永远活下去,这是自然规律,但有一点我们应该承认,人们求生的欲望往往能够战胜死亡的威胁,最终我们还要看她自己,你现在去她那里并不能帮她的忙,反而会加速她的死亡。” “那我怎样才能让她坦诚面对我?” “ 这正是问题的关键,她假如就是你要找的阿香,以她现在的情况,她肯定拒绝你。你现在就是她最大的压力,你不能让她面对面地亲自对你说,我就是你的阿香。你不能这样。” “那我应该要怎样,我不可能看着她不管,我要挽救她。”我不安地望着医生说。这时医生的手机响了,精神病医生拿起手机说:“喂,哪里……好好好……我知道了,我过十分钟就到,好的。”说完他收起手机站起来对我说,“我还有个应酬,不过这事我会帮助你的,明天她一定还会来我这里找我谈话的,到时候再说吧。"说着他走到衣架前脱去他的白大褂,取下他的便服,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对我说:“哎,我还有一个办法。”“什么办法?” “我这里有墨镜女人的电话号码,你可以试着和她打打电话,和她聊聊你们以前的情感话题,看她什么反应,然后你把她对你说的话告诉我,我来帮你分析并解决这个问题。” 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有她的电话号码呢?”我兴奋地说。“早告诉你,”医生撇了我一眼说,“我也要了解一下情况才能给你啊,我总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人家的号码给别人吧。” “谢谢你。”我说。尔后我们互留了电话。之后,医生和我握了握手说:“希望我能帮到你,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。” “谢谢。”我们一起走出诊所大门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。从诊所出来后,精神病医生伸手拦了一辆的士,坐在车里,他向我招了招手,很快,车子便消失在了街上的车流中。
(未完待续……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杨永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0月25日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江西峡江县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