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寻找初恋情人(26节至29节)

  • 永江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70741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0/10/29 20:46:48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峡江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(二六)
        从诊所出来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,这一天寻访下来,我居然连中饭都忘记吃了。之后,我来到街边的一个小公园里休憩。坐在一个杂草簇拥的石椅上,我掏出手机拨打了墨镜阿香的电话。电话中我说:“阿香,你为什么不敢面对我,我知道我越狱伤害了你,可当时你外出打工后,也应及时来信给我说明呵……” 我话还没说完,却听到电话中一个女人说:“爸,你的电话。”片刻,电话里传出一个老年男性声音:“喂……”我听后立即挂了电话,挂完电话我一脸懵了,心想,这哪是阿香的电话嘛,我看这个精神病医生就是个精神病吧,怎么给个男人的电话号码给我呢。之后我又拨通了精神病医生的电话:“医生,你给我的是什么人的电话嘛,怎么会是一个男人的电话呢?” “不好意思,可能是我看错了电话号码。”医生说,“我现在忙,待会我再回你电话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七)
         医生挂了电话后,一会妻子打来电话,我接通电话后妻子问:“你在干嘛?”我吓了一跳,还以为妻子洞悉了,我来娄底寻找情人的行径呢。于是我慌忙说:“没……没……没在干嘛。” “没在干嘛是在干嘛,听你语气怎么不对劲?” “哦,我刚刚做了下运动,所以有点气粗。” “做运动,和哪个女人做运动啦?” 妻子调侃道。“你说什么话,是公司刚才来了车货,帮忙搬了下。” “做编辑还要搬东西?” “因为下雨嘛,所以抢搬了下,”我说,“没事你老问这问那干嘛?” “没干嘛,人家刚下班,劳累之余想和你聊聊天嘛。”妻子撒娇的说。“我现在忙,待会再聊,呵。” “哦。”妻子听话地应道。挂断电话,我突然有种愧疚感涌上心头。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背着妻子,千里迢迢从深圳来此寻找初恋情人。既浪费了金钱,又浪费了精力和时间,也亵渎了妻子对我忠诚的爱。现在的这个妻子虽然文化低,但却是个重情重义任怨任劳的女人。她勤俭持家,无怨无悔的为我养育着一对儿女。此时此刻,我感觉很对不起她。但对不起归对不起,既然来到了娄底,我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。 我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八)
 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的时候,我回到了火车站。在火车站广场旁一家餐馆吃过晚饭后,我早早回旅馆洗浴休息了。我躺在床上翻看了手机朋友圈,再翻看了下QQ浏览器和抖音小视频。由于劳累,我很快便躺在床上睡着了。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接到了张军打来的电话,他告诉我阿香此时正在惠民小区的某栋楼里,遭受着他丈夫的暴力殴打。我一听,忙翻身下床。没想到深更半夜,张军早已骑着摩托车,在旅馆的楼下等着我。我跨上摩托车,摩托车就在空旷的街道上向前疾驰而去。摩托车在经过一段崎岖的山间马路时,突然一个侧翻,把我从车上摔了下来。此时的马路上空突然月光浩瀚起来,但空旷的马路上却又雾霭飘渺。月光下,马路两旁的树木也忽隐忽现,怪影重重,就在我站在马路中间心生恐惧时,一转眼,却发现张军和他的摩托车也不见了。接踵而来的是我眼前的马路上,我突然看见了年轻的阿香,此时正被两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劫持着。此时的阿香,楚楚动人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珠,在恶鬼劫持下的阿香,看见我后就拼命向我哀求道:“林佚哥,救我。林佚哥,救我。” 于是我抄起路边的一根木棍,就像俩恶鬼奔去。可等我扑上去后,它们劫持着阿香就又闪到远处去了。于是阿香又发出了更加凄厉的哀嚎:“救我……救我……快救我……”于是我又向前拼命追去,可我追上去后它们就又闪到前方去了。于是我就不停的追,拼命的向前追,可我怎么追也追不到它们。后来追着追着,它们劫持着阿香,居然腾空而起飞起来了。只可怜那孱弱娇小的阿香,被俩恶魔劫持着,两脚悬在空中飞舞,脸色却早已吓得惨白。于是我脚一蹬,也腾空追了上去。可追着追着飞着飞着,它们居然就不见了,而我却急得在空中大喊:“阿香……阿香……阿香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九)
 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阵电话声响起,而我一个趔趄,就从空中栽了下来,惊醒后原来发现是做了一个噩梦。此时阳光正从窗帘缝隙中偷偷灌进来,照射在了我枕头边正在骤响的手机上。我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精神病医生打来的电话。我一接听电话,他就说:“出事了,出事了。” “谁出事了?”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问。“阿香。”他说。“阿香?”我吓得抖了一下身子说,“她怎么了?” “她用水果刀切断了自己的静脉。” “我的天哪,她现在在哪?” “在娄底人民医院,外科急诊室。” “很危险嘛?” “是的,” 医生说,“哎,我问你。” “你说。” “你那个阿香是姓曾吗?” “是。” “她叫曾什么?” “她叫曾付香。”我说。“这就对了,她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阿香。”我一下子懵在了床上,我的头像被什么东西猛的击了一下似的,嗡嗡作响。手机从我的手中滑落了下来,我的天哪,她真的自杀了。 我立即起床穿衣像疯了一样往楼下跑,来到广场上我钻进一辆的士,司机问我:“去哪?” “去娄底人民医院,快。” 来到人民医院,下车后我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外科急救室里。但在那里我并没有看到我想象当中的抢救情景。于是我对护士说:“人呢?” “谁?” 护士停下手中的活,站在那里看着我说。“一个女人呢?” “哪个女人?”  “一个割了自己血管的女人呢,她不是被送到这里来抢救了吗?” “是那个脸上带疤痕的女人嘛?”护士平静的说。“是啊,就是她。”我着急地说。“送走了。” “送走了?送哪去了?” “太平间。” “啊……”我突然感到了一阵晕眩,我有些站立不稳,晕眩中我忙扶住了身边的墙壁。之后,我在恍恍惚惚中离开了急救室。我没想到的是,阿香居然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自杀了,就在我的眼皮底下离开我了。这是让我感到多么心痛的事情啊。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,但一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我的心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之后,我沿着两边长满灌木的通道,来到了门诊大楼后面。我穿过住院部,精神麻木的向太平间走去。
(未完待续……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杨永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0月29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江西峡江县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